娱论导向]蓝洁瑛:目空一切也好

发表时间:2019-08-10

  据说蓝洁瑛生前,不喜欢“靓绝五台山”这个封号,很接地气地解释,自己靓归靓,也不至于“绝”吧?海上繁花,李嘉欣关之琳,哪个美人不曾大把青春,彩云易散琉璃脆,那些美丽,也只定格在陈年旧照里,大名鼎鼎的TVB九龙女,说好的相约到老不嫁就一起住,蓝洁瑛、梅艳芳、上山诗钠、张曼玉、吴君如、曾华倩、罗美薇、刘嘉玲、邱淑贞,有人漏夜赶科场,有人辞官归故里,以后的大半人生,谁都不能替谁决定命运。

  后来的蓝洁瑛,其实渐渐成为了一个符号,不是《大时代》里的罗慧玲,也不是桃花过处寸草不生的春三十娘,她没有想到的,是自己的名字,和香港这片土地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传说她精神失常也好,被媒体爆出遭圈内大佬性侵也罢,一代红颜飘零至此,仿佛任谁都有资格充满正义的出来质问一句,是谁害了蓝洁瑛?无良媒体出来受死!像是早前的公众号爆款文章,《香港的疯女人》,还有什么比她更好的例子呢?连对比参照的对象都那么完备了,一点访问节录、一点理论拼凑,再添上诸多的想象,一个仿佛代表香港之穷途末路,曾经天之骄女,如今却不名一文的疯女人形象跃然纸上。

  都说她是香港权力游戏的牺牲品,但也要承认,这些年,她被窥探、被猎奇、被选择性解读,满足一点读者的优越感和好奇心,用这两天的流行语,“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”,娱乐圈一朝踏足,牵绊其中就在所难免,这场放大镜下的游戏,人人参与,永不停息。

  然而这些纷纷扰扰和她有什么关系呢?看客们既然不是真的关心,舆论的刀光剑影,其实片叶不沾身,真正关心她的人,总有恰当的方式,保护她小世界中的岁月静好,那些伤害过她的名字、往事,必然只字不提。

  由蓝洁瑛想起李菁,同样是年初被发现倒毙家中的香港亚洲影后,新闻渲染她欠债赌钱,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在后来的纪念放映会上,有合作过的同辈与后辈缅怀,也有影迷千里迢迢前来,晒出手机里这些年她们的合影,一口一个菁姐,说菁姐还是明星做派重情重义,服务生小费总给的多,让她省着点花钱总也不听,言辞间满是关爱,只是无条件地将她视若珍宝,人与人之间的交心,不再关乎因为她的名声、容貌、作品或是演技。

  也想起余莎莉,香港初代的电影艳星,同样是性感尤物,住大房子,开宾利车,后来投资失败,人也落魄,有人目睹她在兰桂坊卖廉价珠宝,媒体一句,“在蟑螂横行的后巷里摆摊”,几番道听途说,成了她“住在蟑螂横行的垃圾堆里”,风言风语也传到她自己耳朵里,但又有什么关系?她只是偶尔和当年的旧同事们打打牌吃吃饭,也是平淡度日,淡出久矣。

  有一次余莎莉的生日,春节过后没几天,另一邵氏女星替她宴请,也是借为她祝寿的名义发红包给她,都是江湖中人,做的当然得体,那场饭局,我到的迟,主持者跟我说,快去亲一口寿星女,我过去向她祝寿,她却拖着我的手说,happy new year,我最初心里暗暗惊叹,然后,大家豪饮嬉闹,04995济公高手论坛!见她滴酒不沾,静静坐在一隅,我反而明白了,是生日还是新年,重要吗?活在自己的时间里最好。

  蓝洁瑛也是一样,《笑红尘》唱得好,“来生难料,爱恨一笔勾销”,至于今生今世,目空一切也好。